就算在走下坡路,也總是要快樂

我离暴富差张彩票 | 2019-06-14檢舉

而這一切,只有在下行之時,我們才有機會低下頭顱,看清腳下的路,走得更從容。

只有在下行之時,我們才有勇氣洗淨鉛華,回望來時的初心,向上生長。

以笑的方式面對一切挫折,

是人生的最高境界

作家余華的小說《活著》中,主人翁福貴的命運可說是乖張坎坷,可整篇讀來,沒有戾氣,只有平和。

福貴一生沒多少福氣,更談不上顯貴,倒是一直籠罩在病痛、意外與死亡的陰影之下。

年輕時輸光家產,父親含恨離去。

陰差陽錯被抓壯丁,急死白髮母親。

為了別人生孩子,兒子被強行大量抽血無辜喪命。

聾啞的女兒好不容易覓得良人,也在生產時大出血而死。

患軟骨病的妻子終於敵不過病痛的侵襲,不捨離去。

憨厚的女婿因工地意外慘死。

唯一的外孫飢不擇食,被活活噎死。

親人一個個相繼離開,留下他一人孤獨終老。

他在枕頭下留下十塊錢,留給以後為他收屍的好心人。

再用剩下的錢買了一頭老牛,取名福貴,每天陪他勞作,陪他說話,陪他度過餘生。

在世俗眼中,他失去了家,失去了愛,也失去了希望,悲慘坎坷如此,本該痛不欲生,但他依然好好地活著。

他甚至覺得踏實,“家裡人全是我送的葬,全是我親手埋的,到了有一天我腿一伸,也不用擔心誰了。”

命運一次又一次地露出猙獰的面孔,福貴三番五次地歷經生命中的暗黑時光。

正因為經歷了生活的重重磨礪,福貴才活得那麼豁達通透:

人世間走一遭,以笑的方式哭,在死亡的伴隨下活著,去經歷該經歷的事,去完成該完成的任務,也是一種圓滿。

有人說,厄運好比上帝給凡人出的一道試題,意在測試其靈魂的溫度和品質。

所以生活愈是往下,愈要嘴角上揚,打起精神,去奔赴一場人生的考驗。

這就是生活

陳果老師曾說過一段話:

若生活沒有重負,我們該拿什麼來對人性的頑劣如切如磋如琢如磨,使之越來越具有德性的溫潤,散發人道的柔光?

一個在重負之下成長的人,一個在挫折中成長的靈魂,才能溫柔而堅定,才能自救亦渡人。